(文 | 十一浪)又一年,獠牙而过。我们本以为还有许多时辰可以浪掷的。

循例,每年的新年贺词又该登场——虽然萧伯纳有言在先,“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,人们绝不会从历史的经验中吸取教训”,但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,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代,新年的第一瓣阳光从天而降,剪水行舟之辈抑或擎烛夜读之徒,总有些寄许和期冀。

2019年,都说难,踏遍三江六岸,四处大雨连绵,好在文字可劫寨,人心可安营。

2019年,华为、猪肉、医疗……四面边声连角起,一路枕风宿雪,看似要过九度重关。

2019年,回头看,斜月孤明,迷雾渐散。

Photo from Pexels

2019年,都说难,踏遍三江六岸,四处大雨连绵,好在文字可劫寨,人心可安营。

2019年,华为、猪肉、医疗……四面边声连角起,一路枕风宿雪,看似要过九度重关。

2019年,回头看,斜月孤明,迷雾渐散。

难,不可怕。

有难才有关,有劫才有度,有绝境,才见极致。

12月底,去安徽怀庆采访乡村教师,顺道去给海子上了个坟。今年是海子在山海关卧轨的30周年祭。言及2020年,海子的弟弟查曙明用兄长的诗相赠:“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。”

Photo from Pexels

是啊,风有风的威势,花有花的能耐,都说风霜雨雪这一路,可我们却是那吃着风雪长大的人。

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,一个企业,一个家庭,亦是如此,越陌度阡,绝不言弃。

大浪淘沙,时代自有其的公正和公平,投机者终会裸泳,努力者终将得到回报,金刀银刀最后不如一把百折不挠的柴刀。

雾曾失了楼台,月亦迷过津渡,“但我相信人类不会仅仅存在,他还将胜利。人类是不朽的,这不是因为万物当中仅仅他有发言权,而是因为他有一个灵魂,一种有同情心、牺牲精神和忍耐力的精神。”1950年,意识流文学巨匠威廉·福克纳,在其诺贝尔奖获奖晚宴上如此鼓舞袍泽——当时整个世界正处在核战的阴影下。

饮得了刃,换得了骨,结得成疤,你的世界便愈浩瀚,愈巍峨,愈苍翠。

所谓“一年”,不过是地球以一个偏心率很小的椭圆体的存在,绕着太阳行走9.4亿公里的时间。

2019年,本身并不存在对错与好坏——岁月不居,个中的温暖或寒冷,只是我们的感知,而不是这一年所带来的。

这一年,我们依旧脚步匆匆,录下无数互联网商业人物和故事。虽然我们永远不知道花开之后,谁闻到了花香并为之沉迷。

商业是最洞悉人心的,若论故事,这一年天下网商有数万篇稿件产出,余不一一,但让所有同仁感伤的则是记者蒋菲讲述的故事,字悲语寒,痛彻心扉。

福建,一对残疾人夫妻,两人盘下一个快递点,生了一个小名“鹏哥”的男孩。

鹏哥最后的住院时光,制作花灯给帮助过他的人

“鹏哥”1岁时确诊白血病,6年里经历了30次腰穿、20次骨穿、10次胸穿和40次化疗。懂事的孩子戴着眼镜帮父母收发快递,执着的父母揣着假肢背着孩子寻医问诊,医院的护士看到夫妻两残破不堪的假肢,刚扭过头去,泪如雨下。

苦难还没结束,鹏哥的奶奶被查出得了尿毒症。为了把生的机会留给孙子,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儿子的羁绊,这位果决的老人毅然选择投水自尽。

时至今日,行文自此,依旧情难自矜——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女性,她一步步走向那冰凉的水域,只是怯怯地想把生的机会留给儿孙,宁愿自己苍老的身体化为鱼食,那划破秋水长空的悲绝将我们的内心的精致、冰冷击得粉碎。

数月后,7岁的鹏哥也走了,蒋菲为其募集的近十万元款项刚刚入账……

这一年有无数创业公司的崛起,有各种区块链板块的阐释,有太多关于新旧零售的讨论,还有薇娅李佳琪的车轮大战,这样的商业时代,奔腾如虎烽烟举,但是作为媒体,如果连慈悲和爱都没有,是不合格的。

余秀华说,光阴皎洁,不适宜肝肠寸断。

可这样这样的岁末,我愿意多想这位不知姓名的老人一会。

越苦难,越慈悲;越慈悲,越坚韧。

记者黄天然说,她去宁陕县贫困山区采访养育未来计划,留守山区里3岁的孩子看到养育师来了以后,尖叫着从泥地里跑过来迎接,“我永远记这个采访。”

养育师在萱萱家中

记者王奇一说,他去采访女代驾,跟到凌晨2点,“眼泪一直流,她们的人生太多不容易了。”

已故建筑大师贝聿铭有句话让人心悦诚服,“我和我的建筑都像竹子,再大的风雨,也只是弯弯腰而已。”

这样的时代中,考验媒体的良知,也考验考验企业的韧性——直播带货以颠覆性的影响力刷新大众对消费方式的认知,新的商业操作系统即将横空出世;下沉市场是中国2160个中小城市的阵地,扩大内需将成为2020年主旋律;4G改变生活,5G改变时代,新一轮的技术革新席卷全球,国货出海,民族品牌出海……

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2020年的第一天,让我们一起相信人和社会的美好——

纵使天涯雨横风急,可山磊落、云奥奇、雷刚果、蝴蝶温馨与哀愁,我们来记!

相关搜索新年祝福语新年的来历新年图片2020年2019年是什么年新年装饰